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登顶珠峰山东第一人

发布日期:2012-12-26

  

  □本刊记者 由卫娟
  儿时的两个向往——椰子树和珠峰
  3年前的登顶,邢开新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回来后接到很多电话:那个人是你吗?在很多人印象中,他是个沉静、有点保守的山东人。邢开新自己知道,闯天涯的“那个人”其实一直在自己心里。
  小学时代,邢开新就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到海南看看北方孩子眼中神奇的椰子树,另一个就是亲赴珠峰。在小学的地理课本,邢开新第一次见到了珠峰的照片,就被深深吸引,这个愿望就像种子一样埋在心底。
  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邢开新就怀揣“天涯”梦想,冲着“旅游”两字报考了山东旅游学校。毕业后,他先在烟台工作,后在济南贵都酒店通过竞聘一步步做到了副总经理。1998年,当他得知有机会去海南工作时,毅然放弃这一切,申请去海南,去看一看自己儿时惦记的椰子树。当时海南的情况比较混乱,房产泡沫刚刚破裂,但邢开新觉得新建的三亚山海天大酒店毕竟是按五星级营造,想趁年轻挑战一下自己。在山海天的第一年可以用一个“拼”字概括。一年后,酒店就接待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一行。这对酒店、对担任副总经理的邢开新而言都是一次难得的历练。之后,山海天大酒店申报五星级,陆续接待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等中央领导及韩国总理李寿成、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等国家元首政要,山海天已经一跃成为了颇具影响力的知名品牌度假酒店。
  伴随着酒店工作一年一年走上正轨,邢开新对雪山的惦记越来越深切。酷爱户外运动的他,在新疆、云南、西藏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2005年,他攀登了海拔7000多米的宁金抗沙峰 ,虽然只到达了5700米处,但第一次攀登雪山的经历令他回味良久。 2007年,邢开新利用年假在拉萨待了一个星期。随后他租了越野车赶到珠峰大本营。在他到达10多分钟后,夕阳照在珠峰上,那颇具震撼的大美当即把邢开新定在那里,他一瞬间理解了藏语以“女神”“圣母”命名的贴切。次日清晨,他在日出后再次看到了珠峰的真颜。向导们都觉得邢开新实在是太幸运了。回程,他在山脚的绒布河谷堆了一座玛尼堆,站在上面再次凝望珠峰许愿:我一定会再来。10月,他得知素有“冰山之父”之称的慕士塔格峰在来年七八月份有攀登组队计划,就立刻报名,并交上定金。那年年底,他被抽调外地协助工作,一直担心因不能按计划训练而导致登山泡汤。所以,他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回到三亚的日子——2008年1月23日。他从3月份开始训练。7月,他登上了慕士塔格峰。到了7100米处的三号突击营地,队长告诉他:登顶你就不要上去了吧,毕竟之前的经验太少。令队长意外的是,邢开新很坦然地接受了。在他看来,登山是一种人生体验,登顶并非唯一目的。学会“放弃”更是人生另一种收获,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成功攀登。第二天,登山队去登顶了,邢开新留在营地给自己煮了一罐八宝粥,10分钟后,八宝粥还是一坨冰,他晃了晃,凑付着倒出两口汤来喝了,然后立即连续下撤至4400米处的大本营。第二天,他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一位年仅35岁的队友不幸遇难了。

  “你直接去登珠峰算了”
  2008年11月,队长老杨到三亚,邢开新再次和他说起登山的事情。老杨很随意的一句话把他定在那里了:
  你直接去登珠峰算了。
  邢开新当即决定了登珠峰,开始了体能强化训练。每个星期跑两次万米长跑;每周两次负重25公斤23公里越野徒步,3个小时完成;每天早晚做80个引体向上,间作野外攀岩、负重爬楼梯训练。
  当年的大年初一他依然在训练。 2009年2月底,他飞到天山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高寒气候及模拟珠峰特殊路段适应性训练。这次训练是在职业登山家一对一的指导下进行,对登顶起到了关键作用。进天山刚好碰上十年一遇的大雪。他们住在牧羊人的小房子里,躺在厚厚的羊粪上,晚上煮冰喝水,次日清晨发现冰水里的黑东西不是树叶,而是羊粪。珠峰在8700米处有个悬崖,即著名的“第二台阶”必须爬过去,他就在天山博格达峰找到适合的岩壁模拟训练上升、下降,苦练冰坡行走技术。回三亚稍事休整后,3月25日进藏。 之后,他所在的“2009年中国珠峰登山队”到启孜峰进行高海拔适应性拉练。4月上旬达到5300米的珠峰大本营。
  再次回到绒布河谷,他发现自己当年堆的玛尼堆依然。当年他知道要回来的,可没想到是回来“登顶”。“2009年中国珠峰登山队”从5300米的大本营开始适应珠峰的海拔。从5300到5800,再到6500、7500,然后从7500的营地撤回5300米的大本营等待好天气。此时的珠峰早晚风雪交加,中午强烈的紫外线让皮肤如针扎一样疼痛。高海拔令大家严重失眠。有队员这样回忆:“老邢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每天都沉着一副黑脸。”
  当5月11日尼玛次仁宣布出发的时候,大家一下子激动起来。邢开新刚刚还在计划买头羊和大家一起喝羊汤的,望着珠峰,眼泪忍不住流下来。这一出发,回来就是10天以后了。出发前,西藏登山学校校长尼玛次仁说,多年来为外国队服务,回来常会少一两个人,这次带中国队出发,希望大家都平安返回。邢开新所在的B队8个人,彼此看看,默默祈祷。
  当天他们顶风前行到了5800米营地,次日在风雪中到了6500米营地。在6500米营地等了两天,接到气象预报说5月18日适合登顶,于是他们于15日从 6500米出发,17日下午抵达8300米突击营地。一般会在夜里零点左右出发,在次日早晨、上午陆续抵达珠峰峰顶,然后赶在珠峰每日10点规律性变天前安全下撤。
  8300米营地仅仅能设几顶帐篷,风大的时候曾发生过连人带帐篷被掀进深谷的灾难。
晚上9点,阿旺罗布发布出发冲顶的命令,他们再次检查连体羽绒服、穿高山靴、更换氧气、穿安全带、穿冰爪,放弃了所有不必要的负担。四个人挤在小小的高山帐里,在海拔8300米处穿着臃肿的羽绒衣完成上述动作,足足用了两个小时!当时邢开新带了两个头灯,一个用2块电池,一个是用3块电池。他咨询了一下,得到的回答是2块足够了。为了减轻一块电池的份量,他放弃了三块电池的头灯。后来的攀登中,他的头灯没电了,只好让前面的队友走几步回一下头给他照路。
  夜里11时15分,他们向相对高度500多米的珠穆朗玛峰峰顶攀登了。

  队友留在了8750米
  因为天气预报有误,他们遇上了近年来最严酷的登顶天气:9-10级大风,零下30-40摄氏度低温。阿旺罗布说这次是他8次登顶天气最为恶劣的一次。
  出发半个小时以后,天气突变,面粉一样的细雪在狂风中打在脸上、眼皮上,大家都冻伤了,连眼珠都不敢转。邢开新下意识的用羽绒手套揉了眼睛一下,把眼睛给搓坏了。
  8500米以上很少积雪,冰爪走在巴掌宽的碎石路上极其危险,狂风暴雪下,一不小心就会丧身悬崖。大家都冻麻木了,机械地穿岩隙、攀岩壁。五个半小时后邢开新抵达珠峰最著名的第二台阶,比规定的七个小时“关门时间”提前了一个半小时。
  第二台阶是位于海拔 8650米处的一处高约7米的垂直岩壁。你必须攀过一架高约6米的金属梯子,到了梯子末端还有一处一米多高的凸出的岩石,你必须站在梯子末端翻上去!往年,常常有队员在梯子上耽搁时间太长,导致梯子下面队员拥挤,有的人就在等待中耗尽了氧气或冻死。幸运的是,邢开新前面没有登山队员,从而避免了灾难性的第二台阶“塞车”。
  越过第二台阶后,他发现氧气面罩进气阀结冰堵塞。手忙脚乱忙活了半个多小时后也只是缓解了状况而已。邢开新在8700米处更换了新的氧气,依靠这瓶氧气必须完成冲顶并快速下撤到安全地带。“珠峰8800米处是一个三角雪台,绕过一处陡峭的岩壁,沿一处雪沟穿上去,再努力完成一段冰坡,就可以成功登顶。”
邢开新事后这样描述自己的登顶:
  “最后的难点就在于 “绕岩壁”,脚下几乎没有路,刺疼的眼睛看东西就像蒙了一层纱,每一步都格外小心,这一段岩壁耽误了我一个小时的时间。当听到有人喊‘登顶了!’时,我才下意识抬起头来,眼前看到的像是一处被五彩经幡缠绕着的玛尼堆(那是一尊释迦牟尼佛的金身像)!我不敢相信这就是珠峰的峰顶,跟我的向导确认后才相信,我终于登顶珠穆朗玛了!这一刻是2009年5月18日早晨8时!”
  登顶后大家都非常安静。有人曾问邢开新,是否有欢呼?邢开新回答:你说的是拍电影吗?也有人问他都想了些啥,事实上,他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回家。据说90%的灾难发生在回程。也有人问他是否在顶峰体会到英雄的感觉。邢开新说,对山而言,不存在登山英雄,人永远都是渺小的!活着回来只是山对你的怜悯而已!
  那年他的一名队友不幸遇难,永远留在了8750米。他下撤后看到那名队友直直地盯着峰顶艰难缓步前行,他大声喊他的名字, 但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依然艰难但勇敢地上攀。一瞬间,邢开新对队友的遇难有了强烈的预感。
  珠峰之后,邢开新又在继续攀登,还在一次登山中摔断了6根肋骨。但对山的渴望一直没有改变。正如著名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所言:
  “因为山就在那儿。”

 

来源:齐鲁周刊 2012年12月14日第49期 P26-27刊发

 
 
 
地 址:济南市经十东路3556号 邮政编码:250200
招生热线:0531-81920108,81920213 传 真:0531-81920000
网 址:www.sdts.net.cn  E-mail: sdtsxsc@21cn.com(招生) sdts1991@sina.com(办公室)